返回

大战落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zupo.com
     大战落幕 (第1/3页)
    

吃了一口下酒小菜,道:“幽若姑娘少待片刻,我先和两位同伴喝一杯。”

举杯朝曲三和羊的道:“二位一路辛苦,现在出来放松,就不要拘束。这小菜味道还算可口,随意吃些。来,干一杯!”

曲三和羊的依然跪坐,也举杯一饮而尽,开始吃菜。

王泱才对幽若道:“幽若姑娘,不如把隐香阁里的美人再请两位出来,陪他们喝酒如何?”

幽若深深看了王泱一眼,轻轻拍了两下手,那小蚁儿出现,幽若道:“蚁儿,去把落花和流水唤来陪陪二位客人。”

蚁儿一脸错愕,呆了一下,才下楼去了。

王泱其实没到过古代的青楼消费,唯一的一次还只是在大厅吃了个饭。

还以为就是高档会所的那一套。既然和下属一起来会所嗨皮,每人找个公主陪酒算是基操嘛!

其实类似隐香阁这样的青楼核心高端场所,来客都是和姑娘聊聊新闻和超凡界的趣事,谈谈诗词歌赋,听姑娘弹唱小曲什么的。

如果是熟客,和姑娘关系好,最多跳个舞给你看看。

至于想要留宿一晚,一亲芳泽,要么是真正的达官显贵,要么人帅还有才华,征服姑娘的芳心。

像王泱这样到会所找嫩模的低俗做派,幽若还是第一次见到!

心里有些鄙夷,心道以朴二娘的眼力,不至于介绍如此俗气的客人给自己啊?

不一会,两个风姿绰约的女子上了二楼,屈膝行礼,分别坐在曲三和羊的对面,给二人倒酒。

王泱正好肚子有点饿,便不停招呼曲三和羊的喝酒吃菜,没几下就把四碟小菜吃的差不多了。便让幽若上菜。

幽若一脸职业浅笑,一边给他倒酒,一边道:“先生没吃晚饭吗?”

王泱道:“正是出来吃饭的。听闻姑娘筝曲是藕花郡一绝,何不来一曲?”

幽若没有起身,而是十分优雅的给王泱夹菜,道:“妾身这隐香阁的规矩,先生知道吧?”

王泱道:“听朴管事提起过,不知姑娘以为的知音,是何说法?”

幽若道:“妾身先奏半曲,客人需赋诗半阙,若诗与曲和,妾身便奏下半曲。客人把诗做完。如若诗意符合曲意,妾身便在三楼闺中扫榻相迎!”

原来如此,这套路可以啊!

音乐和文学鉴赏这玩意儿,不像数学题,总有个正确答案。向来是每个人的都有不同的理解。

幽若这个规矩,实际上就是她的自由心证,她说你的诗词符合乐曲的意境,就符合,她说不符合,就不符合,反正道理永远在她那一边。

这个时代的文人雅士还真就吃这一套。可王泱却不愿意如此被动,抚掌笑道:“这个规矩好啊!在下也有个规矩,如果姑娘乐曲不符我的心意,即使姑娘扫榻相迎,也绝不留宿于此。”

落花流水二女听了气的柳眉倒竖,发脾气的把酒壶搁在桌子上。曲三拍案大笑道:“哈哈!主人,您这规矩真是妙啊!”

幽若肺都要气炸了,但是面上还是带着明媚的微笑,道:“依先生的规矩,我奏的曲子如何才算符合先生的心意呢?”

王泱道:“简单的很,拿七个酒杯摆在我面前,我用酒杯奏一曲,如果姑娘的筝曲不如我的杯曲,那就算不符合我的心意。”

幽若气的职业笑容都维持不住了,脚牙切齿的吩咐小蚁拿来七个空酒杯摆在王泱面前,一幅等着你出丑的架势!

王泱又提要求道:“要想七个杯子声音的韵律不一样,需得往杯中注入美酒。请幽若姑娘往杯中倒酒,我喊停时,就停下倒下一杯。”

幽若送了王泱一个白眼,右手拿起酒壶,左手托着胳膊,缓缓往七个空酒杯倒酒。

王泱喊了七次停。然后一只手拿了筷子,每个杯子敲一敲,测试音色,不时把杯子里的酒喝一点,或者吩咐幽若再加点酒。

刚开始幽若和行云流水一脸看笑话的样子,可是随着王泱调试了三个酒杯的音色,开始慎重起来,她们都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乐手,自然懂行。

王泱这一手,显露了对音乐极深的造诣。

调好音,王泱装X的闭上眼睛,一只手捏着一只筷子,用酒杯奏了一曲《高山流水》。

感谢倪芳贤祖师,她老人家常年在花云崖独自修炼,时常弹奏乐曲自娱,遂成音乐大家。

王泱虽然只学了她老人家的五成乐艺,但也足以碾压幽若了。

乐声叮咚,一曲终了……

不说有文化底蕴的众人,就连不解风情的弓兵羊的都觉得很好听,听得入迷。

王泱不理会沉醉曲调中的众人,继续吃菜喝酒,正要拿起那七个奏乐用的酒杯喝酒时,幽若突然伸手按住王泱的手,急道:“先生不可!”

说着自己动手,不知何时手上出现一把小巧的匕首,把每个酒杯刻上刻痕,标记酒的深浅,倒了酒。把七个杯子小心的收在一个漂亮的首饰盒里面。

这才恭敬的朝王泱伏地下拜,道:“幽若有眼无珠,怠慢了先生!请先生原谅则个!”

王泱大笑起身扶起美人儿,道:“姑娘哪里的话?是在下唐突了姑娘才对!快快起来,不要搞得这么客气嘛!”

幽若笑颜如花的靠在王泱胳膊上借力起身,回席坐在王泱身边继续劝酒,发现酒壶里已经没酒了。

朝王泱告罪,起身上楼,不一会抱着一个白色的瓷坛下来。道:“先生,这是妾身每日清晨采集藕花叶上的露水,用藕粉和藕花酿造的晨露酒,正好到了开坛之日。请先生品鉴。”

说着亲自动手,取酒,闻酒,尝酒,温酒,动作优雅,让人酒还没喝上,就已经觉得是好酒了。

行云流水把阁主处理好的酒给客人倒上,王泱的自然是幽若自己倒的。

王泱举杯啜了一口,果然是极品好酒,淡香回甘,夸奖几句。

幽若笑盈盈的劝了几轮酒,突然明亮的大眼睛一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王泱识趣的“惊”道:“哎呀!幽若姑娘怎地哭了?何人得罪了姑娘?”


     “在纳税人所在地方面赋予地方更灵活的管理,坚决扭转过分重排名、争排名的不良倾向。建立起涵盖学前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衷心感谢中方为塞抗疫斗争所提供的帮助。病毒没有国界,平台从重处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ezupo.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