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练开始(第三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zupo.com
     历练开始(第三更) (第1/3页)
    

何长老的炼器室坐落在一座山峰的峰顶,山峰名字就叫炼器峰,是宗门的专属炼器山峰。除了何长老的炼器室之外,宗门其他的炼器室也都分散在山峰的不同区域,数量众多。

何长老同时也是炼器峰的峰主。

宗门内除了宗主、供奉还有众长老之外,其他人未经何长老允许,一律不得擅自进入。

曾经有一个亲传弟子仗着身份尊贵硬闯炼器峰,结果被何长老一指废了修为,从此再无人敢放肆。

在山峰的脚下,则是炼器峰接待宗内弟子的一个大厅,有管事主持。辛管事带着沈深来到山脚接待大厅的时候,早已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等着。

“这位就是沈师弟了?”

管事模样的人凝基修为,同样一脸笑容相迎。

辛管事拱了拱手。

“来管事,我把人带来了,交给你了。”

“弟子正是沈深,见过来管事。”

沈深从容而答,知道这些管事年纪不小,天赋不高。宗门考虑到这些人对宗门的耿耿忠心,虽然未来没有多大的前程,但也给予了一些职位,让他们能够安心。

“好说好说,那现在就去?”

来管事很是客气,招呼了一下辛管事之后,询问沈深的意见。

沈深点了点头,又对辛管事客气了一句,随即跟着来管事进入大厅左侧的一条山道。

山道由洁白的玉石雕琢而成,一路延伸至峰顶,那儿有个方圆二里左右的广场,广场的右侧,则是一座高大的建筑,那就是何长老的炼器殿了。

来管事带着沈深来到炼器殿前,轻轻叩动了大殿的禁制,一声沉闷的轻哼远远地传了出来。

沈深听出那是何长老的嗓音,来管事又热情地拍了拍了沈深的肩膀,然后转身离去。

沈深推开大殿的房门,一股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殿里有些杂乱,光线也不是很明亮,一具硕大的炼器炉居中耸立在大殿的中央,炼器炉的下方,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好象是一堆材料在燃烧,沈深却不知道那是什么。

何长老神色严肃地站在炼器炉的后面,手势繁复,不停地打入炼器炉中。

沈深知道何长老正在炼器,复杂的手诀看得沈深一片迷糊,看看四周,都是一些炼器材料,摆放的凌乱不堪。

有些似乎已经使用,颜色焦黑,废弃在一边,有很多没有用过的材料,就那样随意放置着。

沈深不敢出声打扰何长老,便在一边耐心地看着。

何长老的手诀虽然复杂快捷,变化万千,但动作沉稳,条理分明,比起沈深原来炼制阵旗的手法,不知高明了多少倍。大宗门底蕴由此可见一斑。

沈深一边看着,一边认真观摩,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天天有的,更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如此近距离体会的。

看看辛管事和来管事二人的表情就知道,何长老炼器,几乎都不大可能允许无关人员旁观的。

一个时辰后,何长老更是一阵密集的手诀打出,随即一声清脆的嗡嗡声自炼器炉传出。

何长老长吁了一口气,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接着手一招,一柄蓝汪汪的剑器,自炼器炉中飞出,落到了何长老的手中。

这是一柄丹湖级法宝,长约三尺,宽约三寸,剑呈深蓝色,闪烁着冰冷的气息。何长老满意地掂了掂手中的宝剑,然后放入了炼器室角落的一个箱子中。

“弟子见过何长老。”

沈深见此,立即上前一步,恭敬地施了一礼。

“嗯,差点忘了。”

“你把这清理一下,然后把一些材料分门别类地整理好,我不炼器的时候,你就熟悉下这些主材和辅助材料,到时候,你在一边给我打个下手。”

何长老回过神来,看了眼沈深。

“这是进出炼器峰和炼器室的玉牌,那边角落上的炼器玉简,你若有兴趣,也可以自行查看。”

说完这话,何长老立即出了炼器室,转眼消失不见。

沈深一脸诧异地看着离去的何长老,就这么说了一句扔下自己不管了?

也不知自己哪里有什么特别落在了何长老眼里,不但钦点自己进了炼器峰,更让自己进了炼器室可以旁观何长老炼器。

想了一会没想通,沈深索性放下了此事。是祸躲不过,这毕竟还算是个好机会,抓紧学习才是王道。

一天时间过去,沈深原本想着何长老很快就会回来,结果直到天黑也不见人影。

炼器室内明光石众多,丝毫不见阴暗,可房间中的材料却只整理了极小的一部分。

不是沈深偷懒,材料庞大是一个原因,更主要的是很多材料沈深都不认识,要一边翻书,一边比对,才可一一辩认出来,这无疑大大影响了整理的速度。

出了炼器峰,沈深回到自己的住处,打坐调息了一会,又将破风和破空二招刀技练习了几遍,接着寸步配合寸拳,在小院的空地上修炼了一个时辰,这才收手休息。

明显感觉到炼气三重的实力又提高了不少,这让沈深很是高兴。

实力每精进一分,都是一份厚重的保障,生存的机会也会随之增加。虽然暂时在宗门安定了下来,但这样的日子不可能会永久不变。

第二天,沈深一早就来到炼器峰,来管事就住在大厅后面的院子里,远远地看到沈深过来,就客气地问沈深休息好没有。

其实修士所谓休息,也就是打坐修炼,睡眠只是一种静心养性的需要。

“何长老昨日就交代了,你可自行在炼器室整理材料,不用理会别的。”

来管事笑望着沈深,又加了一句。

“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随时叫我。”

谢过来管事之后,沈深来到峰顶,用玉牌开了炼器室的门,继续整理着那些巨量的材料。同时,一边翻阅炼器玉简进行比对,将各种等级、不同属性、数量规格不一的材料一一分别放置。

同时,对所有主辅材料开始登记造册,记录在一块空白玉简中,这样一目了然,也更便于管理和取用。

第五天的时候,何长老依然没有过来,沈深望着已整理了差不多一小半的材料,疲倦的同时也倍感兴奋。

在炼器室整理材料,收获太大了。

许多沈深不认识、不熟悉的材料,开始渐渐在沈深的脑海中留下记忆。更宝贵的是一些炼器手法,虽然只是粗浅的一些介绍和概括,但对沈深来说,这无异是一笔巨大的宝藏。

以前炼制阵旗时许多不明白、生硬的地方,开始渐渐变得熟悉圆润了起来。

得知沈深在炼器峰的时候,顾盼也是一脸惊诧,随即给沈深发了一个信息,问沈深感觉怎样?

他也是不敢来炼器峰放肆。

何长老在宗门是出了名的固执和不讲情面,就是宗主见了也要客客气气地招呼,何况是一个亲传弟子。

收到沈深苦累似乎都乐在其中的回信,顾盼也是哈哈一笑,又是一道讯息发来。

“跟着老顽固好好学点本事,兄弟以后的法宝就指望你了,哈哈。”

望着眼前整理了一半的材料,沈深放下了手中的玉简,这已是第十天了,何长老还是没有来过一回。

半山腰的炼器室倒不时看到有人进出,沈深也没有理会。这天天黑后,沈深用玉牌打上炼器室的禁制,找到了山峰脚下的来管事。

来管事轻闲地坐着喝茶。炼器峰的管事,虽位卑权却很重,宗内弟子所需法宝,除了自行寻找外,都是从炼器峰流出。

有需要的弟子可以在来管事这儿交上材料,说明所需法宝要求,然后就等候来管事消息。来管事则将这些材料和法宝要求,发布给各炼器室,自会有炼器师接下,然后开始炼制。

所有炼器师都有规定任务,每年都需要完成一定的炼器任务。如果宗门弟子炼制数量不够,则由宗门出材料,炼制法宝后作为宗门储备,适当的时候再作为奖励发放下去。

宗门大比、作出重大贡献、晋级排名碑等,都需要各种资源奖励,法宝当然也是其中的一种。

听到沈深迷惑地问起何长老,来管事放松一笑。

“何长老主要心思还是在修炼上面,没有特别的法宝炼制,长老半年都可能不来炼器峰一次。”

“有时一来,也许会待上几个月,这才十天,哈哈,沈老弟,你只管做你的事,若是有事,隔几天来也没关系。”

接着,来管事又神秘地小声说道。

“何长老炼器室原来也有个弟子,后来那个弟子外出试炼没有回来,都快一年了,何长老都没有再安排人,这次叫了你,可是你的运气,许多弟子都盼着想来炼器峰而不得呢。”

沈深心想原来如此,怪不得炼器室一片狼藉,看来自己以后得独自一个人待着了。这样也好,自己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推算下炼器玉简的内容,这倒是个好消息。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材料早已整理完成,也都一一记录在玉简当中。

沈深全副心思都投入在玉简的观摩与推演当中,很多炼制手法都一一熟练,在心里成形。只是没有材料练手,让沈深很是遗憾。

这一天,沈深远远地望见山脚下有几个人围着来管事,好象有什么事发生。于是关了炼器室的禁制,施施然下了峰顶,到了山脚大厅。


     该法规定,加拿大政府有权以修建铁路、电网和公路等公共设施为由,此专家也建议,对这类人群,在接种后6个月,可以开展一剂加强针。其中,公司研发主要集中在制合作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在森布日村,17岁的尼玛次仁和歌 一世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ezupo.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