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恶心,想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zupo.com
     恶心,想吐 (第1/3页)
    

沈川相信这自己都能看明白的事儿,曹操也必定不会不懂。

  虽然他还是看不明白我们的曹丞相,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但是想必他也绝不会让庞统如此轻易离开。

  然而事实证明,他又猜错了。

  我们的曹丞相,除了脸上表现出了一丢丢不舍以外。

  竟没有一丝挽留的意思。

  “唉,既然先生去意已决,曹某也不好强人所难。”

  “只愿先生日后若是念起曹某,可来助曹某一臂之力。”

  “我已在军中摆下宴席,本意为庆祝沈先生的大胜。”

  “但是既然先生要走,那就当做为先生辞行吧。”

  沈川:“???”

  庞统:“……”

  曹操这一席话,不仅让沈川感觉疑惑不已。

  甚至连庞统,都被这番话震的,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了。

  本来他还想着,看看找个什么借口好脱身呢。

  好家伙,这还用找个屁的借口啊,别人就差直接撵人了。

  “我说曹丞相,你TM这哪是什么强人所难啊?”

  “你这是巴不得别人早点走吧?”

  “而且为什么我的庆功宴,就变成了欢送会了?”

  “合着你在这跟我演大善人呢?”

  “以德报怨?”

  看着曹操这一脸微笑的样子,再看看那站在一旁傻眼了的庞统。

  沈川顿时感觉心中有几万只羊驼奔涌而过。

  之前他还觉得曹丞相,可能是在跟那庞统玩什么心机手段呢。

  毕竟他所熟知的曹丞相,可是一个旷古枭雄。

  智慧谋略丝毫不在其他人之下。

  经过自己那一番分析,必能看出这庞统是怀有祸心的。

  一定会想方设法留下他。

  就算不用它,也必然会会从他嘴里套出一点什么消息来。

  结果现在看来。

  可能真的是他高估了我们曹丞相的智慧了。

  这tm活脱脱就是一个傻蛋儿嘛!

  哪有这样做事儿的?

  别人坑了你,计划失败了想跑。

  你不仅不留住他,反而还生怕别人跑不快,专门送他一程。

  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合着继“刘知兵”、“孙十万”之后,又来了你这么个“曹善人”呗?

  您三位这是比着赛蠢呢?

  手下的人累死累活打下江山,您三位主公一个比一个能送呗?

  一瞬间,在沈川的心里,曹丞相的人设彻底崩塌了。

  他不由得对未来都产生迷茫了。

  哦,不对,应该说跟着这样的“猪队友”,自己真的会有未来嘛?

  “啊这…”

  “这也太劳烦丞相了,既然如此,士元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旁的庞统倒是率先回过神来,赶紧打蛇上棍。

  虽然他也不明白曹操 这是什么操作。

  但是管他呢,既然别人都给了机会,自己不能不珍惜啊!

  就这样,沈川三人,在这军营之中吃了一顿奇怪的送行餐。

  整个过程之中,沈川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在哪,在干嘛。

  庞统则是又疑惑,又惊喜。

  而我们的曹丞相才是最离谱的。

  整个聚餐过程中,就没见他嘴角放下来过。

  不仅没有像沈川想的那样,找庞统的麻烦。

  甚至还频繁的敬庞统酒水。

  那样子就像是真遇见了什么故交,而不是险些害的自己军队全军覆没的内奸。

  这一顿饭吃的沈川是相当的煎熬。

  他本想提醒一下曹操,但是想想,又忍住了。

  就算是曹操真的蠢到了这种,自己提示了都看不懂的境界。

  自己一个做下属的,也没资格去说三道四的。

  看看那杨修的下场就知道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沈川还是决定,不去做那个聪明人了。

  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吃着酒菜,也不跟另两位搭话。

  一顿漫长的聚餐,终于在这诡异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看着走出军帐的庞统,沈川心里暗叹了一声。

  但是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先生是否觉得曹某太过愚蠢,没有悟到先生的意思。”

  “错让敌人放虎归山了!”

  正欲也找个理由落跑的沈川,突然就听见耳旁传来这么一句话。

  扭头一看,说话的不正是我们的“曹善人”嘛。

  原来刚才沈川一直盯着离去的庞统,却没发现,曹操也早已在盯着他了。

  “没有,丞相之雄智,非是在下可比。”

  “丞相此法必有深意。”

  看着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的曹操,沈川心里一惊,赶忙辩解。

  不过听我们“曹善人”这话的意思,事情好像并非他想象的那般简单。

  “哦,那先生可否说说,曹某此法有何深意呢?”

  听到沈川的话,曹操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

  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沈川感觉好像自己所有的秘密都无所遁形了一般。

  与之对视了几秒之后,沈川率先移开了目光。

  没办法,曹丞相给人的压迫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丞相,请恕在下愚钝,不能企及丞相之智。”

  “还望丞相解惑一二。”

  “哈哈,先生是有大智之人,但是就是太过谦虚了。”

  “其实先生大可不必如此,在曹某这里,先生可以畅所欲言!”

  看到低下头颅的沈川,曹操哈哈一笑。

  并不相信他的说辞。

  只当他是谦虚,不愿多说而已。

  毕竟在他看来,沈川这个年轻人是有大智慧的人,不可能会看不出自己的意思啊。

  沈川:“???”

  “丞相过誉了,并非沈川谦虚。”

  “实在是沈川过于愚钝,不解丞相之意罢了”

  听到曹操的话,沈川表面上仍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其实背地里都要骂娘了。

  “我谦虚你个棒棒锤,我是真不知道你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啊!”

  “你有什么话,有什么计策,你就说啊!”

  “为何要为难我这么一个咸鱼啊!”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畅所欲言,我畅所你个鬼鬼!”

  不知沈川心里想法的曹操,看着他这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就越发觉得他是在谦虚,不愿抢了自己的风头。

  不由的心里对他又高看了几分。

  而我们的沈川还不知道,就在这不知不觉中。

  他就在我们的曹丞相那里又刷了一波好感度了。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科研部主任林振义谈到,党在百年奋斗中走过的光辉历程、取技工作者,‘两弹一星’精神深深激励着我们,并且成为推动航天事业发展的强大动力。避暑山庄大体可分为宫绩,重包装不重实效。2020年6月以来,全国海关组织开展“使命”缉毒专项行动,全力堵截大宗西藏佛学院毕业学员达1300多人,为680余人授予聂当智让巴中级学衔。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ezupo.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