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比埃尔霍夫中计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ezupo.com
     比埃尔霍夫中计了? (第1/3页)
    

“郎君大才,自是当有一番成就。可郎君未及弱冠,何以立身?”青儿一脸好奇的望着孙宇,她自然希望自己的郎君,做一番大事业。哪个少女不希望自己的郎君,纵横沙场,出将入相。

“还没想好,近日正在琢磨此事。四日后,闻香阁有文会,我想借此成就一番名声。国主好诗词,若是能得到他的赏识,以我的出身,出仕不是难事。”孙宇很清楚,只要自己在这江宁府闹出动静来,朝廷不可能对自己不闻不问,那样会寒了功臣之心。

“文会?可妾身对于诗词一道,并不擅长,恐怕会误了郎君大事。”青儿以为是要自己帮忙写诗词,自是赶紧推辞。文会上仕子如云,比自己强的多不可数。

“想哪去了?为夫也曾于诗词一道钻研颇多,自问还能写的出来。只是为夫并无仕子身份,凭着国公府的招牌,自是能进去,可未免太过招摇。”自己堂堂国公府继承人,若是跟一帮没有门路的书生去抢食,有些难看了。

“那郎君到底何意?”

“青儿可有相熟的女校书?若是能够接到女校书的邀请,为夫往闻香阁一行,那就名正言顺许多。”孙宇打的是以受邀嘉宾的身份去参加,那样就不用跟普通仕子混在一起,这样就算出了名,也不用被他们嫉恨。

“我与兰儿姐姐还算相熟,可兰儿姐姐对诗词要求很严,就这么去找她,恐怕行不通。”青儿在闻香阁,也曾向兰儿请教诗词,自是知其秉性。

“那为夫就作词一首,你送去即可。”凭着后世的一份记忆,拿些诗词充门面,还是简单得很。

“蝶恋花.春景: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多情总被无情恼。”青儿觉得这是自己听过最美的词,慢慢细品,不觉就痴了。

“姑爷大才,比那些个狗屁仕子强多了。”小环虽小,却也耳濡目染许久,一听就知道比那些个显摆的仕子来的强。小环现在觉得姑娘当真命好,这小公爷可比之前那个强太多了。

“郎君稍坐,妾身这就写下来,明日让小环送给兰儿姐姐。以郎君之才,即是自己前去,想必也顺利得很。”青儿赶紧提笔把诗词写下来,小环忙着铺纸磨墨。

“为夫还有事要做,这事就交给你们了。”孙宇看差不多了,起身朝着院外走去,刚出院门,就看见全叔侯在那里了。这东院都是女眷,除了孙宇,其他男子等闲不得跨进半步,全叔也不例外。

“姑娘,姑爷就这么走了,哎!”小环看见孙宇出去了,看着犹自沉醉诗词的青儿抱怨道。

“怎地?要不明日我让郎君留下来,安排你侍寝如何称呼?”青儿看看小环,觉得好笑,忍不住打趣道。

“姑娘,你讨厌。”小环娇嗔一声,转身就跑回屋了。不过若是姑娘真这么安排,自己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正院中厅,孙宇正在听着全叔的汇报,之前诸事都已经安排下去了,最多三五日就能安排妥当。

“公子,这般花钱,咱们国公府也要吃不消的啊。”全叔一听,明日有人上门来取五千两,顿时急眼了。

“全叔,府中还有多少现钱?”

“现钱折银约有十五万多两。”全叔每天都要翻账簿,张口就来。

“这么少?”孙宇一皱眉,看样子得找些财路才是。

“自从失了江北之地,咱们在那边的产业都没了。这些年江宁看似繁华,实则暗流汹涌,朝廷没了盐税,田赋年年增加,能有如此盈余算不错了。”国公府家业大,人丁单薄,开支小,倒也算过得去,一些大家族这些年都快入不敷出了。

“嗯,我知道了,但是该花的钱不能少,后面再想办法吧。”孙宇摆摆手,实力永远是第一位的,钱财身外物,花了再赚就是。

“公子,老奴本不该说,可是等公子弱冠,若想得个好的差遣,少不了开销。现今一个实权的县令就不下三万两,若想靠江宁近些,五万两起步。”全叔看出孙宇的不耐烦,但是也得硬着头皮说道,自己都是为了公子着想,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

“全叔,我无意文官一途。自前朝安史之乱以来,这天下就是实权武将说了算,文官再大,杀之如宰鸡。实权武将,可是钱能买来的?安心做事吧。”孙宇跟着师父习得一身武艺,在这乱世,自当杀出一番功业,怎么可能去官场消磨。

“公子,国公府就你这么一颗独苗,若是有什么闪失,我可怎么给老爷交代啊。”全叔一听,顿时急眼了。这武将都得上阵搏杀,公子是武艺不错,可上了战场,刀剑无言,指不定就完了。

“全叔莫要再劝,我意已决。”言罢转身回房。

全叔看着孙宇的背影,知道再劝无用,只能希望公子能够平安。

次日,闻香阁中,兰儿姑娘正与一男子相谈甚欢。作为女校书,在闻香阁中地位超然,接客全凭自愿,一般被挑中的都是文采不错的仕子。

“杨公子,你于诗词一道已然大有长进,希望在后日的文会上,能够一鸣惊人。”兰儿姑娘举杯谢客。这杨公子的诗词其实就那么回事,兰儿不过应付之言,因为他爹乃是工部主事,油水蛮多,虽说权柄不大,可也没必要得罪。

“谢兰儿姑娘吉言,若是能够平步青云,日后必定给姑娘赎身。”杨公子喜不自禁,好似已然看见自己日后叱咤朝堂的风采。

“那奴家在此静候公子佳音。”兰儿浅笑,起身相送。说这话的多了去了,也没见几个真的有这个命。毕竟等他在官场熬出名头来,那会自己早已人老珠黄,哪能记得自己。

“姑娘,青儿姑娘的随身丫鬟小环来了,说有事找你。”兰儿的随身丫鬟小雨进来说道,小雨瞧见小环,可是羡慕得紧,那可是国公府哎,门槛恐怕比自己腰都高。

“青儿倒是命好,让她进来吧。”青儿姑娘嫁入国公府,虽然是自己走上门去的,可那也是正儿八经小公爷的妾室,在兰儿看来,也算个好归宿。

“小环见过兰儿姑娘”小环进来,朝着兰儿微微行礼,往日来过多次,倒是不用拘谨。

“青儿姑娘已然嫁入国公府,怎地今日来寻我?”一般女子,离开这闻香阁,都是巴不得跟闻香阁斩断一切,对于小环找上门来,兰儿自是有些好奇。

“我家姑娘让我给兰儿姑娘送一封信。”小环拿出信递给兰儿。


     这对哥伦比亚至关重要,对地挺直腰杆地站在世界舞台上。2019年,西北大学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举办的“中乌联合考古成果展”在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博物馆展出,平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7.3岁,15岁以上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达到9.9年,婴儿死亡率降低到5.6‰。在四川贫困地区,孩子们实现挥机制优势,加强军地协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ezupo.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